点击关闭

台词-与他合作的是新导演李非

  • 时间:

【卷走10亿拥23套房】

每個新人導演都有各自不同的成長路徑,對於36歲才拍出第一部電影的李非來說,這條路顯然不是一馬平川的,甚至還頗具戲劇性。

第一次和葛優合作,讓李非印象最深的是他的敬業。“他會因為一句詞甚至幾個字,重音在哪個字上,反覆雕琢、推敲,直到找到他覺得最合適的一種或者幾種節奏拿出來,讓我們共同判斷和選擇。葛老師演了幾十年的戲,還是那樣的創作態度,讓人佩服!”

比其他新人導演更幸運的是,李非的第一部作品就得到了薑文的大加贊賞,點名讓他加入《邪不壓正》的編劇團隊。“和薑文導演合作,就像是進入了寶藏,從對電影的理解到臺詞的處理,方方面面都讓我收穫很多,尤其是他精益求精的創作態度。”

電影《兩隻老虎》里有這樣一段臺詞,“得到的越來越多,就越來越不快樂,反而想起年輕的時候,什麼都沒有,卻什麼都不怕。”這背後道出的似乎就是李非這幾年的切身感悟。從北漂初期的一無所有,到如今擁有作家、編劇、導演多重身份,合作的還都是業界頂尖人物,李非一直在提醒自己:“就像游泳,到了終點後,還得沖乾凈了,再回到起點,不是很容易做到,我也在努力。”(李俐)

在李非心目中,好的喜劇不僅要讓觀眾笑,還得有點餘味。因此,在《兩隻老虎》看似荒誕的綁架故事中,他植入的是真摯的情感和對生活的思考。“它不是一個單純樂完就完的電影,但願能觸動人心。”他也希望用電影里的一句臺詞為焦慮的都市觀眾解壓,“人生就一個字,能過則過。”

談到印象最深刻的一場戲,李非透露,片中有一場重頭戲是葛優、喬杉、範偉三人的對手戲,堪稱高手之間的對決。而葛優一句臺詞都沒有,卻貢獻了“非常驚人”的表演。“靠他的氣場吧,真的是強大!”李非感嘆說。而選擇喬杉,則是因為和葛優的反差感。“他們一個高瘦、一個矮胖。並且喬杉在讓你笑的同時,又會覺得有一點心酸和心疼,這個挺難得的。”

命運在2011年再次為他指引了方向。32歲的他在王府井大街溜達時被寧浩團隊選中,加入其表演培訓班。雖然最後沒有演成寧浩的戲,但在培訓班中,他認識了演員趙炳銳,也就是後來《命運速遞》的男主角。趙炳銳比他入行早,就介紹他給別人寫劇本。2014年,李非和王小帥合作《闖入者》。同一年又自己籌拍了《命運速遞》,正式踏入電影圈。

電影賀歲檔本周末開啟,葛優帶著喜劇《兩隻老虎》回歸觀眾視野。這一次,與他合作的是新導演李非。作為編劇,李非曾為王小帥寫《闖入者》,為薑文打磨《邪不壓正》,而他個人的首部導演作品《命運速遞》更得到薑文、劉德華、婁燁等電影人的好評。談到新作《兩隻老虎》,李非表示:“這一年,大家可能是喜憂參半。到年底了,希望大家看了這部電影能感覺到解壓、治愈,在快樂之餘,還能多一點釋懷、溫暖。”

李非時刻提醒自己“回到起點”

葛優無臺詞貢獻“驚人”表演李非的導演處女作《命運速遞》曾獲得FIRST青年電影展四項提名,但由於低成本、無明星,當時並沒有在市場上激起太大的水花。第二部作品《兩隻老虎》的陣容就豪華多了,不僅有趙薇監製並主演,還彙集了葛優、喬杉、範偉、閆妮、潘斌龍等實力派喜劇演員。和這些大咖合作,讓李非感受到的不是壓力,而是專業,“他們都非常職業,知道如何更有效率地完成工作,給了我很大幫助。”

有一場戲是在六月天,葛優飾演的角色被打倒在地,鏡頭從十層樓高的地方往下拍。“說實話,那個鏡頭裡人物只有巴掌大,找一個替身來演是很正常的。葛老師也60歲了,當天地表溫度很高,但他堅持要自己躺在那兒,並且穿著全套西服、戴著假髮。我們想給他身下墊點東西,他也不要。”

李非美術專業畢業後,來到北京做設計。原本按部就班的北漂生活在2009年突然按下了暫停鍵。當時,一個朋友問他,“你寫東西挺好,有寫作的打算麽?”“有啊。”“那為什麼不寫呢?”像是被點醒一樣,31歲的李非於是辭職在家,一口氣寫了兩本小說。

和很多文藝青年一樣,李非對電影的興趣從小就有。1978年出生的他,在山西的一個小縣城度過了少年時光,看電影是當時為數不多的娛樂方式之一。至今,他還記得看《陽光燦爛的日子》時的畫面,當時17歲的李非,只覺得那是一部很漂亮的電影,他從未想過,自己有一天也會成為攝影機背後的人,甚至和薑文導演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