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政府行业-当然有这种对于科技发展成功和错误的容错文化

  • 时间:

【阿尔茨海默症新药】

他說,政府的作用尤為關鍵,如果措施得當的話,從事科研技術的人能夠得到正確的激勵機制,在這樣的機制引導下,科研人員就會對體制機制的穩定性、透明性和可預期性充滿信心,併在科技創新中作出貢獻時得到合理的回報。這樣,無論是個人也好還是團隊也好,都能夠自由發表對於科學技術的見解,不用擔心自己的言論會被限制或者是曲解。

另一方面,應該求同存異。無論是政府、行業還是科研機構,都有自己的生態,不同生態之間需要構建和諧的環境。因為一些科技發展的命題實在太宏大太複雜,尤其是需要在不同文化,不同的科研實力,甚至是不同國家的體制機制的差異之間尋求共同點,有效化解行業間、國家間的障礙,就需要政府的靈活治理機制發揮作用。

需要激勵創新的機制司馬博認為,有了扶持科技的文化包容,還需要推動科研技術的創新機制,以滿足社會發展的需要。社會需求是多種多樣的,除了科技本身的進步,還需要體制機制快速推動科技產業的應用化,特別是要使那些以科技創新為先導的企業,能夠快速把科學技術產業化。

他認為,這種文化是一種容錯性的文化,是一種即使在某一項科技上的發展有錯誤,也能保證整個科技發展體制健康發展的文化,“當然有這種對於科技發展成功和錯誤的容錯文化,離不開政府體制機制,也離不開社會環境的支持。”

特別是在國際合作中,議題和視野應該更加寬廣,因為除了誰出錢多、誰出錢少,還需要考慮到不同國家政治體系、行業科研實力、水平差異等等諸多問題。基於這樣的背景,我們需要建立全球深入合作的開放伙伴關係。

需要包容糾錯的文化司馬博指出,科技發展可能成功,也可能失敗,對於兩種不同的結果我們應該做好心理準備。為此,營造一個強健的、支持科技發展的環境,建立一種可促進科技發展的文化乃是重中之重。

需要靈活的治理原則司馬博強調,在科技發展治理過程中,需要有原則的靈活性。一方面,所有的科研活動必須公正、公平和公開,同時還需要對未來的結果有可預期性。

本報記者王俊鳴實習記者餘昊原在美國芝加哥大學校長司馬博看來,科學技術發展與治理是一個比較複雜的議題,涉及個體機構、區域、國家,直至全球層面,要想成功,必須要有容錯的文化、激勵創新的機制,以及靈活的治理原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