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城市记者-两年多来李雨哲在推广跑酷运动时说:的最多的一句话

  • 时间:

【网易又一员工被逼】

期待希望每個人都運動起來“量力而行”是李雨哲和小伙伴們最常叮囑的詞。在環城西苑的訓練現場,高1.3米、1.6米,相隔2.2米的兩處石墩,做一個“反貓掛定點”,大概講了動作要領,李雨哲總是第一個示範。

李雨哲說:“除了約定室外訓練外,跑酷基本動作簡單,每個人都能在力所能及地範圍內練習,讓自己更加熱愛運動,這樣隨時能練習的方式,被越來越多人接受。”

變化隨時能練習被更多人接受一起訓練的小伙伴吳書豪今年21歲,大四,在西安美院讀首飾設計專業。跑酷是他專業課以外的最愛。

然而在追求更快、更強的道路上,不停地對著視頻模仿,也讓他在試錯的道路上付出了巨大的代價。2015年,李雨哲因腰椎間盤突出而停止訓練。至此,4年時間里,他不得不離開賽場。

夢想因為熱愛所以相伴而行大學學體育英語、練習兩年拳擊,因為一次比賽與李雨哲相識,結緣跑酷,還曾去丹麥留學半年,專門學習跑酷。在一眾隊友中,譚鈺棋是標準的“科班生”。因為共同的愛好,而一路同行,李雨哲和女友譚鈺棋是圈內備受羡慕的一對情侶。今年8月,2019中國極限跑酷聯賽·濟南站,譚鈺棋包攬競速賽女子組冠軍和技巧賽女子組的亞軍。

發展跑酷運動增加社交屬性2010年之後,課餘時間李雨哲一直在努力練習,因為從小練習太極拳的原因,所以他在跑酷青年中體能不錯,從大眾組到精英組,只用了不到3年時間,他的成績就有很好的提高。

李雨哲說:“所有成熟的動作都源於反覆的練習,但在練習中,我希望是量力而行,感受身體的能力,不要刻意跟身體別勁。就像現在很多人將跑酷入門歸納為38個基本動作,但這其實只是參考各類資料的統計。跑酷可以強健體質,使得自身越發敏捷,反應能力更加迅速。一個專業的跑酷訓練者可以正確地控制危險,並把它降到最小,當陷入火災、地震、遭遇襲擊、車禍、緊急突發事件等危險中,他的脫險幾率將比普通人高很多倍。這才是我理解的跑酷,我也在參加比賽,希望每個人都運動起來。”

“就像俄羅斯人的動作比較剛、西班牙人的動作流暢優美、美國人比賽現場動作創意更占優勢。”李雨哲說:“希望更多的市民喜歡運動,更多喜歡運動的市民能喜歡跑酷,雖然更多城市舉辦跑酷賽事,就像城市馬拉松賽事一樣,不一定賽事能更有創意,有更高標準,但在讓更多人知道跑酷這項運動,更多人看到跑酷比賽這件事上,有著巨大的推動作用。”

“反貓掛定點”訓練“這檯子至少有1.5米高,看人家小伙子流暢的動作,優美的姿勢,給他們點贊。這可是專業的,危險動作,請不要擅自模仿。”11月29日下午,在永寧門西側的環城西苑,西安跑酷青年正在進行自由訓練,身邊除了跳廣場舞的大媽、練太極拳的大爺,還有圍觀的路人。

是的,你無法想象,就像小伙伴巨晨本職工作是給藝考生教空翻,隊友農志健今年讀大四,學的是計算機專業。而他們和譚鈺棋一樣,因為熱愛所以相伴而行。室內的訓練,他們租用蹦床館練習,而室外的訓練,西北大學老校區、繞城牆一周的環城公園、大明宮國家遺址公園……這座城市是他們的健身房。

“模仿,卻又學不會,當時就差點放棄了。”此後的兩周時間里,李雨哲看到了很多跑酷視頻,從小練太極拳的他,憑著自己的體能底子,這才開始再次偷偷練習。

李雨哲說:“如果僅僅從訓練量來說,從2015年受傷,我基本就與比賽無緣了。但在後來的恢復期,我不斷調整自己的情緒,也去適應自己的身體,漸漸的用一些技巧代替強度訓練。4年後的2019年,我再次復出,參加中國極限運動協會舉辦的極限跑酷聯賽。我也自知在精英組裡體能最差,但競賽策略和動作技巧,還有對跑酷這項運動的思考,讓我在比賽中占據了優勢。”

那一年李雨哲13歲,在學校里的一節多媒體課上,看到了一部名為《暴力街區》的片子,當時被片中男星跳躍、穿行的身姿所吸引。從小愛爬高上低的他,悄悄嘗試模仿片中的個別動作。“能不能挑戰”的想法在他心中開始萌芽。

初學從一個動作開始模仿咸陽小伙李雨哲是當天訓練的小組長,1995年出生的他,接觸跑酷已有9年時間。扎小辮、穿隊服、個頭不高、看起來很清瘦,但做起動作卻非常有力量,他生活中相對寡言,但聊起對跑酷文化的推廣和全民健身,李雨哲有自己的觀點。

目前,在國內比賽中,李雨哲經常排在前十名,而他也自知,隨著年齡的增長已無法進入前五。但他並不特別在意比賽成績。

跑酷(英語:parkour),在很多人眼中是一項非常危險的運動,常被歸為極具觀賞性的極限運動,以日常生活環境為運動場所。沒有既定規則,只是將各種日常設施當做障礙物或輔助在其中跳躍穿行,它需要人極強的身體協調能力,力量、彈跳及勇氣缺一不可。

“很多人無法想象,一個學畫畫的男生,愛好卻是跑酷,但這其實和愛籃球、愛游泳沒什麼區別。在跑酷練習的過程中,做動作的瞬間,讓我更專註。而尋找訓練場地的時候,可以發現這個城市不同的美。就像我們寫生一樣,我路過環城公園,看到城牆、看到石堆、看到臺階、看到竹子,移步換景、風景入畫。但我尋找訓練場地的時候,我就會想到,這地方適合落地翻滾、那個地方適合魚躍翻滾、或是精準跳遠、又或是側手反抓欄桿……”吳書豪告訴記者,儘管本月就要參加考研,但約定訓練的日子,他從未失約過一次。

“輕,仿佛不受地心引力干擾。”圍觀市民不覺驚嘆。緊隨其後,小伙伴依次完成了這一動作,其中一位小伙伴勉強完成,但似乎沒有掌握動作要領。李雨哲再次做了一遍動作。

兩年後的一天,他無意中通過QQ興趣小組,尋找到了當時咸陽本地一個跑酷興趣小組。當時讀高一的他,獨自來到該興趣小組訓練的地方,想要同他們學習。結果,現場一位成員一開始就教給他一個技巧難度非常高的動作。

從2017年底開始,李雨哲和女友譚鈺棋全職在推廣跑酷運動這條路上努力前行,他們沒有像擊劍、跆拳道、瑜伽這樣開館授課,而是選擇了相對開放的俱樂部模式。如果是成年人想要練習跑酷,可以像上瑜伽課一樣,通過付費購買課時的方式,學習基礎動作。但如果參賽成績已經能達到各類城市邀請賽精英組成績,就變成隊友,共同承擔場館費用。另外,他們還開設了少兒跑酷課。

文/本報記者李佳圖/本報記者陳飛波

擁有這樣的好成績,但日常生活中,譚鈺棋更多地是向人們介紹和推廣跑酷運動。11月29日下午,正在訓練中的她笑著對記者說:“下個月有兩場比賽,其中一場比賽如果拿前三名的話,可以代表中國參加世界比賽,我很想進前三名,實力也可以,但我太焦慮了,我最近練得少,大多數時間都在推廣這項運動,在運動員和運營俱樂部之間,留給自己的時間太少了。”

“一起玩”,是兩年多來李雨哲在推廣跑酷運動時說的最多的一句話。從偷偷練習到變成心中摯愛,李雨哲認為,增加了社交屬性的跑酷運動,是這項舶來運動最接地氣,最有出路的發展之路。

吳書豪是哈爾濱人,在他看來,玩跑酷就是一起訓練、一起玩,看視頻學習、練習,然後現場訓練中相互糾正,就像奧林匹克精神一樣,跑酷可以讓自己變得“更高、更快、更強”,跑酷還能讓自己更熟悉這座城市,用另外的視角看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