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零件人才-是改变李德人生的一年

  • 时间:

【18岁哥哥杀害弟弟】

成果背後,少有人知道,李德經歷的不眠之夜,那1000多張圖紙,還有一身的傷。

李德想要改裝清污車的想法,也被他的同事發現了。“他沒事就圍著那車轉,”工友郝樹海說,“他把一些零件拆下來,又裝上去,再拆下來,再裝上去,反反覆復,不停地搗鼓。”

2004年,是改變李德人生的一年。一輛實用小型吸污車,在同事眼中,從無到有地“變”了出來:笨重的車身一下子變輕盈了,車寬由2.2米縮為1.3米,靈活性飆升,能鑽進的巷子一下子多了起來。這是李德的成果。

不過這些李德不太當回事兒。“誰讓咱皮糙肉厚呢,”李德笑著對受傷輕描淡寫,“能讓咱弟兄們工作得體面一點,值了!”

“以前,大伙幹活沒一個吭聲的,都悶著腦袋乾,”李德說,“那種環境下,是沒人想說話的。現在不一樣嘍,既不臟又不臭,乾著乾著,還有人哼小曲兒呢!”

那還是十幾年前的一個凌晨,剛三四點鐘,河北滄州市運河區順河社區,一場“清污大戰”開始了。

這話刺激了李德。他想改變。在做掏糞工前,李德曾在環衛局的機修車間待過一陣子。那時車壞了,他就跟著師傅換換零件,修修補補。李德好琢磨,後來竟也練出幾手,“有時耳朵一聽,就能辨出啥毛病”。後來轉崗了,但這個興趣仍在暗暗“發酵”。不過這一次,他給自己立下了一個“幾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在國家專利申請部門,李德曾遭遇“質疑”:“你真的只是一名環衛工人嗎?”工作人員推了推眼鏡。這話反倒讓李德感到備受肯定,心裡涌起一陣驕傲。多年來,李德帶領團隊,完成109項技術創新,其中9項獲國家專利,4項填補國內空白。

《 人民日報 》( 2019年11月28日04 版)

工作幹得風風火火,李德的心裡卻時常失落。

“掏糞的活兒費力氣不說,又臟,味兒又大,確實尷尬”。李德想在公園旁跟人說幾句話,保安趕緊來轟他,“快走吧!你一來,頂著風能臭八里地!”

李德看到了成功的可能性。2009年,一輛小型機械化糞便作業車在李德手下亮相。這一次,車身有了可分離式設計,車體後部的小推車可隨時卸下,鑽進最窄、最逼仄的巷子,而與車身“合體”後,可實現全自動機械化傾倒,幾乎零臟污外濺,操作工人只需動動手指。這之後,自動壓縮式固液分離吸污車、多功能高壓沖洗車等相繼問世。

經由李德的努力,清潔化掏糞的願望實現了。李德漸漸成了名人。朋友同事發來“賀電”,領導專程來看望他,“改裝一輛兩萬五,撥給你10萬,接著乾!”

早些年,曾有人想幫李德調離環衛系統,可他卻拒絕了,“後來我也想明白了,一份工作帶給你的,究竟是絕望還是尊嚴,那個選擇鍵,還得你自己去摁啊!”李德說。

自上世紀80年代進入環衛系統,李德總感覺“臉上沒面兒”,曾幾次陷入低谷,甚至對人生失去了信心。“出生在一個幹部家庭,沒想到混到這般田地,”李德漸漸寡言少語。有人藉此嘲弄他,撂下話,“看他那糞勺子能掄出什麼花兒來!”

“那段時間,半夜裡他經常突然就起來了,跑燈下坐著,又是寫又是畫,有時一坐就一宿。我湊近一看,發現他在畫機械圖……”妻子陳紅文回憶說。

創新伴隨著風險。李德的右眼球曾被彈出的零件擊中,導致發炎;他的右手拇指和食指指尖處被夾掉後重新接上;小腿被鋼筋穿入,留下傷疤……

“真是抬舉我了,”李德笑著說。他把腰桿挺得直直的,“我這心裡啊,除了自豪,還是自豪!”

一頭是清污車,另一頭是糞坑,中間隔著百米長的狹窄巷子,車開不進。無奈,人力代替機械。

李德成了滄州的工匠、河北的能人。2018年,李德遠赴上海,參加了“大國工匠”高技能人才國情研修班。核工業、軍工業、航天工程……一眾頂尖人才中,李德的身份有點扎眼:公廁管理站站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