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人员写字楼-一辆共享单车的正常使用时间一般在3年左右

  • 时间:

【沈梦辰发光卧蚕】

今年年底前,東城區的共享單車投放量將從17萬輛直降至5萬輛,此外將設立專業的“共享單車碼放隊”,到2020年底,有望在人流量大且設施缺失的學校、醫院、軌道交通周邊再增設共享單車停放區400多處。

郭風林表示,前門地區平房多,人口的密度並不太密集,別看共享單車的使用量其實並不大,但是停放的位置特別分散,大部分共享單車都被人騎到了背街小巷中。將責任區縮小到只有過去的四分之一後,更加便於共享單車企業對車輛進行搬運和擺放。這種模式有望在其他平房區域進行推廣。

與此同時,置換也是減量的好辦法。“一輛共享單車的正常使用時間一般在3年左右,過了3年,也就到了該更新換代的時候。最近,幾家共享單車企業都在對舊車進行更換。”郭風林表示,只不過,按照東城的要求,此次更換可不是按照1比1的比例進行。為了達到共享單車減量的目的,共享單車企業要按照2比1的比例對舊車進行置換。也就是說,如果想要更換一輛新款共享單車,那麼就必須在市面上淘汰並回收兩輛舊車。

到年底前,青桔單車將完成和小藍單車的置換。郭風林解釋說,這意味著,青桔單車年底前將徹底取代小藍單車,所有的小藍單車將全部回收。而到明年6月底,摩拜和美團的置換也將完成。ofo小黃車則將通過淘汰廢舊單車的方式,在明年6月底前完成總量減半。

繼今年6月率先在故宮、王府井(600859,股吧)周邊試點共享單車“入欄結算”後,東城區又瞄準了東直門地鐵東北口、天壇公園北門、北京站西街、天潤財富中心、南池子南口和前門東大街西口這6處共享單車亂停亂放、易發生淤積的“重災區”,對不同區域出現的不同問題“各個擊破”。

規劃明年底有望再增停放區400多處共享單車之所以便利,主要是因為能夠隨取隨放。但是按照城市管理的要求,共享單車又不能隨意停放,必須遵守一定的規範。這其實是一對矛盾。“我們想做的,就是要調和這一對矛盾。讓共享單車既符合城市管理的要求,又要儘量讓騎行人存取。”郭風林表示,目前,整個東城轄區範圍內一共施划了620多處非機動車停放區,基本集中在主次幹路的路側。但其實,一些比較寬敞的衚衕和次支路,也有共享單車的使用和停放需求。到2020年底,東城區計劃再增停放區400多處,偏重人流量大且設施缺失的學校、醫院、軌道交通周邊。

“我們創新了共享單車的管理模式,把前門街道1.09平方公里的轄區範圍,以草廠三條和西興隆街為分界線,劃分為A、B、C、D四個區域。”前門街道網格化服務管理中心主任李葳說,4個區由摩拜(美團)、滴滴(青桔)、ofo小黃車、哈啰單車這4家共享單車企業認領,每個企業承包一個片區,只要是責任區內停放的共享單車,不分品牌,全部都要進行清運和碼放。平房區物業公司進行監督,街道負責考核。每個月考核一次,依據考核成績進行獎懲。

治理共享單車“淤積區”各個擊破王府井東側柏樹衚衕西口的人行便道上,大約間隔300米左右,就能夠看到一處施劃的白色標線,原本在這裡混亂停放的共享單車井然有序地停放在標線內。今年6月,故宮、王府井周邊首次對共享單車試行“入欄結算”。一旦違規在欄外停車,將面臨警告甚至最高5元的調度費“罰款”。

“這是通過規範騎行人的行為,實現共享單車有序停放的方法。”郭風林表示,“入欄結算”將在東城區進一步擴大試點範圍。明年,計劃在前門東大街和崇文門地鐵周邊,增加電子圍欄“入欄結算”的試點。最終,將逐步在整個東城區實施“入欄結算”。

除了共享單車的調度隊伍,下一步,東城區還將增設共享單車秩序擺放隊伍。今年年底前,共享單車企業將在東城區推出專業的“共享單車碼放隊”。單車碼放人員將騎著兩輪單車走街串巷,負責對各自網格區域內亂停亂放的共享單車進行巡視和規範碼放。

減量17萬輛直降至5萬輛隨著共享單車投放數量的激增,違規停放、超量投放已成為城市管理的痛點和治理難題。

“根據測算,5萬輛共享單車基本能夠滿足目前東城範圍內的出行需求。”郭風林說,這個數值也並非一成不變,而是會根據未來社會的發展和市民需求的變化,不斷地進行增減。

東直門地鐵東北口,正好位於東直門公交樞紐門前。在東方銀座寫字樓上班的呂先生告訴記者,趕上高峰期,東直門地鐵東北口簡直就是一片共享單車的海洋。“我們去實地調研後,在東直門地鐵口發現了一處小廣場。下一步,準備把小廣場改成非機動車的臨時停放區,闢出一半空間供居民停放私家自行車,另一半則作為共享單車的臨時停車場。”郭風林表示。

崇文門路口既有地鐵站又有公交車站,附近還聚集著大量的寫字樓、商場、醫院,每天幾乎從早到晚都有大量共享單車聚集在此。為此,東城區城管委特別沿著崇文門西大街,在人行便道上開闢出一長溜“共享單車臨時停車場”,成為暫存共享單車的周轉站,目前預計可以一次性停放100多輛共享單車。

天潤財富中心是位於建國門地區的寫字樓,每天早上7點半到上午9點半,將近2000輛共享單車會在早高峰時段瞬間聚集在寫字樓周邊。“這個區域除了早高峰的時間段之外,其他時間幾乎都不存在大量共享單車淤積的問題。所以,我們就和幾個共享單車企業協商,每天早高峰時間段,臨時召集附近區域的共享單車運維人員來緊急‘救場’。等倆小時特殊時間段過去以後,其他區域的運維人員再各自回到自己的所屬地繼續正常工作。”郭風林表示。

“東城區共享單車最多的時候,差不多有17萬輛。預計今年年底前,將通過減量,直降至5萬輛。”東城區城管委停車管理科郭風林告訴記者,除了將已投放的廢舊車輛回收之外,通過後臺的大數據,還要將社會上長期停放卻無人使用的不活躍車輛進行回庫處理。

“現在我的責任區小了,只有以前的四分之一。不過,不管是哪個品牌的共享單車,只要是停在了我的責任區,都歸我管。工作比以前輕省了,現在一天也就運100多輛車。”王曉微說。

試點每個企業承包一個片區管理摩拜單車的運維人員王曉微將三輪車緩緩停放在西興隆街路邊,從車上往下搬運一輛輛共享單車。橙色的摩拜單車、綠色的青桔單車、藍色的小藍單車……他將一輛輛不同品牌的共享單車整整齊齊、分門別類碼放在路邊。

談到如何對共享單車企業進行獎優罰劣,郭風林介紹說,共享單車的總量肯定是不會再增加了。管理不好的企業,就要讓出一定的市場份額,比如本來明明允許你投放5000輛共享單車,但實際上最終只讓你投放4000輛了,扣除了1000輛的份額;管理得好的企業,就可以獎勵相應的市場份額,比如,允許某一家企業向市面上多投放一些共享單車。

亂停亂放的共享單車泛濫成災,不僅阻礙了正常的通行,還為社會帶來了不文明亂象。如何調和矛盾,讓共享單車既符合城市管理的要求,又方便騎行人存取呢?

3年前,王曉微來到前門。他的工作是每天在前門街道1.09平方公里的範圍內搜尋騎行人停放在犄角旮旯的摩拜單車,統一清運到規範的地點進行碼放。